热烈庆祝2013年:一、淄博风机厂有限公司全系产品通过能效绿色节能环保二级认证. 二、 淄博风机厂有限公司通过安全标准化验收合格. 三、注册资金增资至7800万.

金属矿山用主、辅扇通风机
金属矿山用局部通风机
煤矿防爆轴流主、辅扇通风机
煤矿用局部通风机
锅炉离心通风机
一般中、低、高压离心锅炉通风机
排尘离心通风机
高温通风机
煤粉离心通风机
一般轴流通风机
SDF、SF系列隧道风机
BMJ系列煤气加压节能离心通风机
 
一个乡村旅游“明星工程”之死:未开业就火,经营3年便停业
  发表于 2019-05-29 11:06

 

“如果重来,我们成功几率要大得多。”尽管意识到当初犯的最大错误是扩张太快,但对四川内江的刘钦来说,不是一切都可以重来。

↑无人管理,度假区内绿色廊道内,满是树叶

作为一名返乡创客,刘钦投资打造了占地约3000亩的天荷旅游度假区,成为当地返乡创业明星工程。度假区未开业就游客爆棚,他在开业之际还雄心勃勃规划着未来,期待单日接待游客10万人。然而仅过去3年,度假区却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荒废大半年,如今杂草丛生,他和股东们也因此欠下两三千万元债务。

01:02

【一】

曾经最火时堵车约10公里

村民靠厕所日赚两三百

老家内江市东兴区双桥镇,在外闯荡多年的刘钦此前主要涉足建筑行业。2015年10月,他返乡创业,选择距老家不远,离内江城区20多公里的东兴区新店乡,开发乡村旅游。

选择投资乡村旅游,源于他在贵州普定打拼时所见,认为投资旅游的方向不错。“当时处在两个5A级景区和一个4A级景区中间,在那待了几年,觉得旅游确实处于上升势头。”在他看来,旅游曾经是“奢侈品”,近年来成了大众消费。

相继成立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和四川天荷旅游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他带着股东们流转土地,种花,打造水上乐园等。投入很快看到了“希望”,2016年5月,天荷旅游度假区火爆起来。

↑天荷旅游度假区曾经火爆的情景。图据“天荷旅游度假区”微信公众号

“没开业,也没做宣传,每天都有两三千人来赏花。”他印象中最深刻的一天是2016年6月1日儿童节,那一天,到度假区的游客多达一两万人。因为来的人太多,度假区旁的遂宜毕高速双河收费站路段堵了几公里,老路更是堵车约10公里。“那时,度假区配套不全,有些游客到村民家中上厕所,村民按每人收1块钱,有的一家人一天收入两三百块。”

如今仍在度假区旁经营农家乐的胡勇记得,当时,他在度假区大门外卖小吃,每天能赚上几百元。

一期投资上亿

曾期待单日接待游客10万人

2016年6月9日,度假区一期项目开始试营业,7月正式开业。因开业前游客爆棚,看到商机的胡勇在度假区旁租房办起了农家乐,加上另几家新办的农家乐,供游客用餐。“刚开始几乎每天都有十多桌人,最少也有几桌人吃饭。”

据官方公开资料,该项目是内江市返乡创业明星工程。度假区开业时对外宣称,占地3000多亩,是川南地区集生态观光、水上乐园、休闲娱乐、科普教育为一体的大型旅游综合体,主要景观有瀑布、蔬菜长廊博物馆、千亩花海等,还有漂流、冲浪等游客体验项目。

↑天荷旅游度假区。图据“天荷旅游度假区”微信公众号

然而,刘钦并不满足现状,还有着更大期待和更长远打算。“目前,一期开放项目只是整个景区开篇之作,仅占景区规划占地面积三分之一。”2016年7月,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度假区开门迎客后,单日游客接待量最高达2万人。接下来的二期项目还将打造卡丁车、山地越野、丛林飞鼠、少年军事体验学校等体验项目,以及露营、别墅群住宿等内容。整个项目预计2017年底完工,建成后总占地面积将达800公顷,预计单日可接待游客10万人。“即将成为四川最大花海,观光旅游园除了吸引内江本地市民外,还可吸引更多例如成都、重庆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

据当地媒体报道,天荷旅游度假区一期项目开园时已投资1.8亿元,加上二期项目,总投资将达5.7亿元。

【二】

如今荒废已久

连土地流转费都付不了

“开农家乐,是看到度假区开业了,想搭到挣点钱。”胡勇以年租金3万元租下一套民房,办起农家乐后,生意红火了两年。那两年,除了赏花、玩水,度假区还经常举办风车节、蝴蝶节等活动,到农家乐用餐的游客也很多。

然而,到了去年,生意明显淡了。“花海没人管了,只有水上乐园营业那两个月生意好点,但每天最多几桌人吃饭。如果不是房租降了一半,租金都挣不够。”而其它大部分时间,几乎没有游客前来,胡勇的农家乐也是关门的。

↑度假区旁,昔日红火的农家乐空无一人

尽管如此,因租期未到,胡勇唯一的希望是度假区水上乐园今年夏天继续营业。“去年9月份过后,度假区就没人管理了。”6月将至,水上乐园仍没有动静,他也不抱希望了。“租期还有两个月,到时我也不想干了。”

↑水上乐园大门紧闭

“五一”小长假过后,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天荷旅游度假区发现,度假区除一名留守保安外,已无人管理,售票中心杂乱不堪,园区内杂草丛生,显得有些破败。“去年,成都一家公司来承包了水上乐园,今年他们也不干了。”该保安说。

↑生态园内,昔日花海没了影,长满杂草

度假区流转的约3000亩土地来自新店乡双流、金鼓、豆芽和郭湾四个村。据双流、金鼓两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度假区无法经营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自去年9月后停业后,至今无人管理,荒废了大半年。这些土地都是刘钦作为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时,通过村委会和村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每年每亩土地的流转费300元至500元不等。“去年和今年的土地流转费都没给,还有部分村民的工钱没拿。”

资金链断裂

两公司列入失信名单

“他电话号码换了,我们也联系不上。”双流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称,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由刘钦变更为其岳父,但刘钦仍是最大股东。“我们也联系不上他岳父,所以只能登报,要求他们回来结清土地流转费。”

↑水上乐园售票中心,空无一人

据4个村去年11月30日和今年2月22日分别在内江当地媒体发布的《催告履行合同通知书》《解除合同通知书》,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欠4个村土地出租费165万余元。除要求公司支付土地出租费外,《解除合同通知书》中还称,根据《合同法》规定及《出租合同》约定,解除与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土地《出租合同》,要求公司在收到通知5日内将财物撤离,并将流转土地交还村委会,否则村委会有权自行处置。

“但至今我们也没拿到土地流转费,接下来只有按法律程序办。”双流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金鼓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则说,今年4月,在法院通知后,刘钦回来时曾提出把度假区交给几个村经营,等他和股东今后有钱了再回来继续经营。“但这不现实,几个村也不同意。除了土地流转费和人工工资,他至少还拖欠别人工程款上千万。”

↑游客购物中心已经搬空

红星新闻记者辗转联系上刘钦,他坦言,2017年底至2018年初,公司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便十分困难。尽管去年招商引进成都一家公司经营了两三个月,但最后仍坚持不下去。去年9月起,度假区便停止经营,至今无人管理,招商也没人愿来。“总共投资1.2亿元,我和股东出资七八千万,然后招商两千万左右,欠债两三千万,欠的主要是工程款、流转费,工人工资应该结清了的。”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执行裁定书,四川金鼓湖农业有限公司和四川天荷旅游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涉及多起施工、劳务合同纠纷,拖欠工程款等。因此,两家公司均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对此,刘钦表示,他不是坑蒙拐骗,公司2000万注册资金都在,目前他和股东拿不出钱来,也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如果村上愿意拿回去经营,经营收入就抵土地承包费。如果实在没人接,最终只能通过破产解决。”

【三】

投资者反思

盲目增加十倍投资

“最大错误是步子迈得太大”

“如果重来,我们成功几率要大得多,但是我不会再投了。”如今度假区成了“烂摊子”无人接手,刘钦也思考了很多。他说,假如重来,他会压小规模,只做一个点,做精做极致,不会盲目从几百亩扩大到两三千亩。“我们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扩张步子迈得太大了。如果集中精力打造花海或水上乐园,可能不会导致今天这种局面。”

刘钦称,最初返乡创业时,他和股东原本只计划投资1000万左右,打造一个花海。“那时,内江没什么玩的地方,很多人周末跑外面去耍。我们就想做一个节假日大家体验式游玩的地方。”为此,他们在考察几十个乡村旅游项目后,最初只流转700多亩土地。除了种植100多亩向日葵及几十亩草花、格桑花等,水上乐园只打算投入两三百万元,建个简单的游泳池。

↑荒废已久的水上乐园一角

最初,刘钦和股东并不是猛打猛冲。他们原本觉得,几个人投资1000万元,亏了也没什么。但2016年五六月份,度假区还未开业便火爆,让他们“惊喜”。“这个假象导致我们认为乡村旅游确实是个门路,心态上就放得有点大,觉得是个好事儿,都想做大。”刘钦说,为此,他们觉得单一的赏花不行,需增加更多体验项目,所有股东也认为“只要有钱,哪怕借钱都该投”。

有了想法,刘钦和股东们大干起来。他说,为此他们加大了水上乐园等的投资,在流转土地增加至约3000亩的同时,还增加了漂流、水上瀑布等项目。此外,因游客多暴露出的配套设施不完善问题,他们投资近1000万修了5公里路,投资近500万按三星级标准建了10多个卫生间,花费近700万建了1000个停车位。“短短几个月时间,一直到2017年初,我们就增加了10倍的投入。”

“在考察时,我们有些误判,看到人家很景气,游客多,以为挣钱,但我们没仔细核算他们的成本。后来才清楚,有些项目实际是搞旅游地产,观光项目不挣钱,而是把地炒热,靠地产挣钱。还有的项目是居心不良,为了骗取政府补助资金。”刘钦说。

配套不全赢利点单一

年客流三四万人仍亏损

“当时,很多人找关系来,想在度假区投资宾馆,但都被我们拒绝了,股东们都想自己做大了来建。”刘钦认为,这是一大失误,让他们失去很好的招商机会。因为,在度假区开业开始收门票后,他们才发现周末每天两三千人、平时每天两三百人甚至百来人,游客量远低于预期。

在他看来,离城远、餐饮住宿不配套,再加上影响力小、没有比较刺激的体验项目,导致不少游客游玩后“吐槽”,都是游客少的原因。“一句话,配套设施不全,不是大家理想的游玩目的地。这个时候再想招商,也没人敢投了。”

因此,对只有门票收入这一盈利点的度假区来说,游客达不到预期,投资便收不到回报。“旅游项目尤其是游乐设施有静态成本,来1个游客和上万游客,成本都一样。我们请的服务人员、管理人员五六十人,来一两百人,光靠收门票,发工资都不够,还有其他成本。”刘钦说,没有餐饮、购物、住宿等收入,光靠门票,水上乐园经营3年,尽管每年客流有三四万人,但每年都亏损上百万元。而花海又“基本上收不到钱。”

无法盈利,一期项目开业后,二期建设也就无从说起。“但为了吸引游客,增加冬天游玩项目,我们投入了两三百万元建温泉池。”刘钦说,因为仍然亏损,度假区在2017年又引进专业公司经营,但最后分成,度假区仍然继续亏。

建设用地指标没解决

招商成为空谈?

刘钦认为,水上乐园本该盈利,之所以陷入困难,主要卡在建设用地指标上,这也是项目失败的很大原因。“这个关口没解决,那招商等都是空谈。”刘钦称,广州一家公司原本打算投资2000万元合作打造水上乐园,但当时政府相关部门开了多次协调会,度假区在完善手续后,也未解决建设用地指标,广州那家公司最终不敢投资。“建设用地指标的问题,也是乡村旅游开发最大的难点。”

“最大一个败笔是我们自己犯的错。”刘钦称,他们原本想把影响力做出来后,倒逼建设用地指标的解决。他认为,如果建设用地指标解决了,再去做水上乐园,招商就会非常成功。

↑停在度假区内的观光车,布满灰尘

对此,东兴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耕保股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为度假区计划了用地指标,但建设用地指标需政府审批,当时的国土部门只负责收集资料上报,也曾告知天荷旅游度假区建设方该准备哪些资料。但因天荷旅游度假区建设方未上报相关资料,也就没有审批。

【四】

旅游部门

乡村旅游开发最怕盲目投资建设

东兴区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旅游股相关负责人认为,天荷旅游度假区失败,除了资金链断裂外,还有规划没通过评审和市场评估、后续资金跟不上就盲目做判断等方面的原因。内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资源开发和推广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度假区最开始没有统一规划,导致开发无序,功能布局不便于运营,游客游玩不方便;后期内部管理较弱,没有真正像样的团队管理;项目没有做市场评估、摊子铺得太大等,都是失败的原因。

↑度假区生态园大门紧闭,售票处破败不堪

内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资源开发和推广科相关负责人介绍,旅游部门曾在调研天荷旅游度假区时,建议刘钦不要贪大求全。“当时问他究竟有多大资金实力,他也没说,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至今实力。”该负责人说,最终,度假区由于前期投资过大,工程款付不了,形成恶性循环。

“度假区前期也没做市场评估,我们测算了(天荷旅游度假区)投资项目的收益比,有些项目投入产出严重失衡。比如说漂流,如果游客量达不到那么多,一开就亏本。”该负责人说,去年,旅游部门曾将加快推进天荷旅游度假区提档升级纳入内江旅游三年行动计划,但因项目最终失败,旅游部门也在进一步思考乡村旅游的发展。

该负责人认为,即便是民营资本投资乡村旅游,也应规划在前,先论证可行性。“很多业主,我们最怕他们盲目投入、过度开发。更不能盲目复制,一落地就重复,应该有差异化。”该负责人说,因为乡村旅游辐射范围只有几十公里,不可能是很远的游客。

专家:

盲目跟风易被淘汰

门票可能把游客挡在外面

“最开始游客多,以为加大投入,马上可赚钱,但可能忽略了市场需求。”四川农业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陶长江认为,未开业便火,游客虽多但没有产生任何消费。在此情况下,度假区加大投资过于激进,虽然土地成本不高,但设施建设成本大。“度假区必须考虑新增项目是否有特色,在周边有无竞争力。”

在他看来,做旅游,产品必须要有创新,不断推陈出新,在市场找到卖点,并具备延展性、可持续性。“即便是乡村旅游,花能做出什么创意,除了花还有什么,都是必须考虑的。没有特色和竞争力,只靠门票收入肯定也不行。”陶长江说,新的乡村旅游点要分流,必须考虑在周边的竞争优势。因为,游客胃口越来越高,消费也更趋理性,一个旅游点没有鲜明的特色,不推陈出新,很难持续。“一个投资上亿的项目,一年三四万游客肯定养不起。”

陶长江认为,投资乡村旅游,不是投入了马上能获得收益,必须要有专业的运营团队。如果盲目跟风,会有被市场淘汰的风险。他说,尽管投资者希望通过门票快速收回投入,但他个人不太赞同任何景区都收门票,门票的收法也比较讲究。

“如果游玩项目不值这个价,门票可能把游客挡在外面。”陶长江说,关键是如何让游客心甘情愿掏腰包,即便游客不花钱购买门票,如果旅游点的餐饮很有特色,游玩项目也很有耍头,游客愿意住上一夜,可能花的钱更多。“单一的门票收入肯定不能支撑一个景区的运营发展,必须在餐饮、住宿、购物等方面考虑更多的收益点。”

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摄影报道

编辑 陈艳妮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新濠天地注册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14409号
董事长:王谋怡  手 机:13853380888  手 机:0533-6063666